顺达总代

当前位置:文化中国>

学者说 | 与徐中煜馆长走进香山革命纪念馆(三)

发布时间: 2020-06-15 13:25:52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王肇鹏

编者按:2020年,中国网文化频道推出“学者说”精品栏目。在这里,每一位博物院的院长、博物馆的馆长都是主人公。他们将以最真挚的语气,最精练的话语,带领我们走进一座博物院、博物馆,介绍他们心中最为特别的文物、藏品。就让我们跟随他们的脚步,穿越古今王朝,探寻中华魂魄,了解文物背后的传奇,领略其无穷的魅力。

顺达总代前一阵,博物馆界奥斯卡——“第十七届(2019年度)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新鲜出炉,北京香山革命纪念馆凭借《为新中国奠基——中共中央在香山》捧回特别奖。

越来越多人将目光投向香山革命纪念馆。数千件展品、一段段珍贵影像,全面呈现了中共中央在香山时期那段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

顺达总代香山革命纪念馆常务副馆长徐中煜

让我们一起跟随常务副馆长徐中煜的脚步,聆听几件特别的文物故事,重温那段荡气回肠的革命记忆。

顺达总代今天的主角,是一枚军徽。

文物照片  图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徽样徽(正式使用版)

顺达总代这是1949年中央军委作战处参谋赵光琛参与设计制作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徽样徽(正式使用版)。赵光琛,1924年出生,河北束鹿县人,1938年1月参加革命,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在八路军第120师参谋训练队受训,后赴晋察冀军区工作。1948年,由晋察冀军区选调到西柏坡中央军委作战部任参谋,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军徽的设计以及帽徽的式样制造等工作。赵光琛完好保存了两枚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徽样徽,一枚是未使用的式样,一枚是正式使用的式样,这两枚样徽是1949年4月由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亲自审定的。

顺达总代1948年冬,在解放战争即将取得全国胜利之时,中共中央军委和解放军总部领导人在西柏坡讨论军队正规化问题时,同时提出了统一军旗、军徽的问题,确定由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主持军旗、军徽设计工作,并由时任总政研究室副主任、第一研究室主任的黄镇牵头组成设计组。军旗、军徽样式的汇集、综合和研议工作交由军委作战部一局承办。中央军委作战部参谋赵光琛也参加了这一重要工作。

顺达总代3月25日,中央军委作战部随中共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进驻北京香山。4月,周恩来批准了作战部设计的八一军徽的图案。赵光琛负责制作军徽标准样品,他将图纸拿到北平前门外西河沿的一家工厂,制作了一枚将五角星周边和“八一”二字镀成银色的军徽。周恩来看过后,觉得电镀得太亮、太耀眼,行军作战时容易被敌人发现。后来朱德也提出了同样的观点。赵光琛又制作了一枚涂上黄红两色珐琅釉的军徽样品。周恩来审看后,让赵光琛把军徽缀在帽子上,戴上给他看看。赵光琛说:“帽徽后面穿铁丝的铁片还没有焊上。”周恩来听后,说道:“固定帽徽不要用铁丝,铁丝容易扎伤战士的头,还是用棉线固定好。”赵光琛把军徽放在帽檐上,用手按了按。周恩来仔细端详了一阵子,满意地点点头,说:“现在这样可以了,就按这个上报中央,征求意见吧。”此后,赵光琛拿着这个样品,去征求中央委员们的意见,朱德、聂荣臻、李先念等人都对这一军徽样式非常满意。

1949年6月15日,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开幕,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的名义,发布了《关于公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军徽样式》的命令,公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徽样式为镶有金黄色边之五角红星,中嵌金黄色“八一”两字,亦称“八一”军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徽由此正式诞生了。

顺达总代——徐中煜 香山革命纪念馆常务副馆长

分享到: